伟德betvi

 首页 
  >  资讯中心  >  重点报道
【最美一线员工】刘清华的"黑"与"白"
来源:水电四局 作者:王静 时间:2019-12-17 字体:[ ]

刘清华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黑!“长得挺精神一个小伙子,再白点就好了!”新分配过来的小姑娘们私下里爱开玩笑,同办公室的姐姐笑着回她们“他基因里白着呢!”

那他为什么会变得这么黑?——其实都是他自找的!刘清华今年25岁,入职时本来安排他在办公室负责做工程日报、周报等内业资料,但他不满足于所学,主动申请要到现场去,于是他便被分到了云南松新南片区迁建集镇工程。

刘清华的加入对松新项目来说正好是雪中送炭!之前由于现场缺乏技术人员,无法正确按照设计理念去完成各项工程的施工,从而导致现场施工过程中出现很多次返工,给项目部带来了不小的损失。刘清华担任现场技术员以后,这一问题便逐渐得到了解决,

当时项目施工时,由于挡墙、综合调节池、供水工程等都是不同的施工队,施工队的技术水平参差不齐,刘清华第一步就是逐个给协作队伍提供技术指导,手把手地指导服务,即便如此,仍然有部分协作队伍,看图不够细心,不能严格按照设计图纸施工,遇到常见的问题自己不能解决,刘清华便像一位不放弃任何一个学生的老师一样,加大对他们的技术培训,白天在现场指导,晚上把他们召集到会议室将存在的问题及相应的解决办法一一“复习”。

经过一周“魔鬼式的训练”,那些技术力量较薄弱的施工队终于“脱胎换骨”,看图细致了,遇到常见问题可以独立解决了,施工也是百分百按照设计图纸的要求进行,技术力量得到了“跨越式”提升,项目返工率大大降低。

技术力量薄弱的问题刚解决,部分图纸设计又出现了问题,污水处理厂和净水站的结构图局部位置设计不合理,导致一套图纸中相同部位标注不统一。为了准确的沟通结构图设计,避免返工,他就反复往设计单位跑,组织实地勘测,给设计院提供各项数据……几次下来,终于把方案敲定,可以按图施工,他脸上的色号也越来越深了。同事和他开玩笑说:“晚上千万别出去,别人撞到了会被吓一跳的!”

前期在一期场地移交时,由于没有很好的建立工程台账,资料准备不到位,提供不了有关的证明依据,从而无法进行动态管理。刘清华负责的就是接下来二期场地的移交,有了前车之鉴,他深知每日建立工程台账的重要性。除了中午吃饭在室内,其他时间他都在现场收集数据,随时掌握每块区域的压实度检测信息,建立了压实度检测等施工台账。因为资料完整无缺,最终二期场地顺利移交,也为后续验收工作提供了依据。

项目现场的情况复杂多变,大大小小的问题接踵而至,仿佛永远都处理不完。在挡墙施工前,要进行承载力检测,但试验后发现大部分挡墙基础设计要求与现场实测承载力不一致,如果方案迟迟不能确定,势必会延误工期,怎么办呢?刘清华又开始了一场加班加点的奔波。

为了在最短的时间内调整好方案,他不断通过电话和面对面交流等方式与地质勘测及设计单位沟通协调,一次不能达成一致,那就两次,两次方案还是不能确定,那就再来一次……他自己也不记得跑了多少趟,总之最后的结果是图纸下来了,可以开工了!

 “那段时间是压力最大的时候,因为工期就在那里,不想延误工期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用最短的时间把方案确定下来。我还蛮幸运的,连着跑三天,各方终于签字确认,方案就落实下来了。我记得当时我拿着图纸背过身后,闭上眼睛仰面朝天长长地舒了口气。”

早上七点起床洗漱。吃过早饭,整理一遍工作服戴好安全帽,提着电脑包去施工现场,等到再回宿舍,那就是晚上七点左右了——“每天都有处理不完的事情”刘清华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

松新项目负责人王德伟说:“刘清华这个小伙子是个好苗子,污水处理厂、外部供水工程、净水站、挡墙等各分部分项工程施工得以保质保量地稳妥推进与他的严格把关是分不开的。”

刘清华有黑的一面,也有白的一面。

他喜欢笑,一口皓齿特别明显,而且让人觉得很舒服。大家平日里都很好奇他的名字:“你不会是从清华大学毕业的吧!”

“刘清华,留清华,只能留在清华,毕不了业,所以至今我也没取得清华大学的毕业证,嘿嘿嘿。”工地上的老师傅们说:“可能还是因为他皮肤黑,显得他牙齿白得很突出,笑起来有意思的很。”

比他牙齿更白的,其实是他一颗单纯的心,走出象牙塔快三年了,依然生活的简单又纯粹。不信看他的业余生活就知道了,不打游戏、不去网吧、不追剧,他的爱好很简单,那就是跑步。昏黄的路灯下,一个年轻小伙子在迎风奔跑着,时而像田径比赛一样狂奔,时而像个调皮的小孩子低头看看路边的花花草草……

“小刘,又在跑步啦!”碰见他的同事大老远就和他打招呼。因为他习惯晚上跑步,大家也就戏称他为“夜跑青年”。

“跑步可以释放压力,跑得大汗淋漓之后整个人都轻松了。每当路灯一齐闪亮,灯火通明映照着天空上的一轮明月时,我便抬头仰望,那种仰望星空脚踏实地的感觉太惬意了,好像让我忘记了自己,只有纯粹的享受。”

刘清华的内心简单,感情也纯真得像水。谈到家人,他毫不掩饰内心的情感。

“这是昨天我给家里打的电话,聊了半个小时。这是四天前父母给我打的,当时在现场忙着,说了一下情况后就挂了。”他指着通话记录说着。“其实最让我开心的是家人打过来的电话,有时候我给他们网上买些东西,他们嘴上说我乱花钱,但我心里明镜儿似的。要是街坊邻里去我家,他们准保把东西拿出来,除了招待,最主要的还是想让别人看看他们的儿子多孝顺,我都了如指掌嘞。”刘清华像小孩子发现了别人的秘密一样开心而又小心地说到。

跑得纯粹,想得纯粹,也笑得纯粹。

虽然被晒得黝黑黝黑,但他脸上抹不去的灿烂笑容绽放了最美丽的青春之花。他的师傅张小龙评价他说:“刘清华最大的特点就是不管工作有多疲惫,他都笑得出来,和他在一起时感觉自己也好像回到了20几岁的时候,很有冲劲儿。”

“光阴寸隙流如电,青春一去不复返,勉己惜取年轻时,休放虚过每一天。”这是刘清华自己作的一首诗,“我就是不想让自己的青春没有价值的荒废,来一线锻炼是我无怨无悔的选择,再难我也能坚持!”阳光下,刘清华又笑了,一口牙齿好像更白了。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